“码商”背后支付黑产大曝光

近日,潇湘晨报官方微信后台收到读者投诉,称在逛街时扫码关注二维码被利用“辅助恶意注册微信号”。

记者通过调查及暗访发现,事情远比投诉所称复杂——其背后暗藏一条辅助注册微信号、辅助解封微信号、出租及购买正常用户微信号的产业链。而这些微信号将投入到下游黑产链条中,实施色情诈骗、非法博彩及涉黑涉暴等违法行为,谋取巨额不正当利益。

陌生人“求扫码”还送礼物

“我的手机屏幕上好像出现了‘安全校验’‘辅助成功’的字样。”当晚,吴先生意识到不对劲,上网查询得知,他在白天的扫码其实是被人利用“辅助恶意注册微信号”,甚至可能是“辅助解封”被封停的账号。吴先生对此很气愤,于是向潇湘晨报投诉此事。

13日下午,记者调查发现,在长沙黄兴路步行街去往悦方IDMALL的一通道处,短短50米就有18名男女在此“求扫码”。他们手上拿着精美的扇子、发卡和气球等礼品。其中,胸牌上贴有四五个二维码、年长些的负责“吸粉”,拿手机出示二维码的是拉人辅助注册验证。

有市民反感扫码径直走开,有人认为是举手之劳而答应,也有人贪图小礼物主动扫码。一名40多岁的女子拿出胸牌求“加粉”,记者扫完一个码,她又让继续扫,反复扫码四次。其中关注一个公众号后,她还让记者删除了关注记录,说是“老板规定的”。之后,记者获赠三把扇子和一个发卡,而该女子又继续寻找下一名路人。

记者还没走出10米,另一名兼职员凑上前多次请求,“帮我做下任务咯”“只要2秒”。记者打开微信“扫一扫”,她从名为“小陈辅助1群”中挑出一个二维码。正如吴先生所说,兼职员手速很快,根本没给机主留下反应的时间。

记者接触多名扫码兼职员发现,他们有统一的话术:“微商吸粉”“微商注册新号需要辅助验证”,当路人问及是否安全时,会统一口径“不会有任何影响”。一名兼职员说,“周末一天扫一百多个。”记者在某电商平台上查询,前述礼物低至2毛钱一件。

卧底兼职平台,一单4元起

记者以兼职为由卧底进入上述微信群时,群内有100多人,且人数在不断增加。除群主外,余下人分为“丢码”和“接码”,他们统一被群主称为“码商”,而所谓“码”,就是通过辅助注册的账号生成的二维码。

每个二维码只能扫一次,上面有标号,兼职员拉人扫码后,在群里发送相应编号并加玫瑰花表情,表明此码已被扫掉,方便群主统计成单数。兼职工资以日结方式,以红包的形式发放,一天内30单以上,每单5.8元,以下的每单5.5元。

记者以初次兼职为由向群内成员请教,群主小陈传授技巧称,“去淘宝买些便宜的地推礼品,只要你扫得够快,可以单独丢码,一天轻松挣1000多元。如果表现好,还可以单独让你管群,做代理提成更多。”小陈说,这样的扫码兼职群,他最多时加入了10多个。记者调查发现,除了兼职群外,还有专门的平台提供扫码任务。

记者添加名为“小伟”的微信号,对方发来一个“微信扫码兼职”二维码,称扫一个码赚4到8元,一天能扫100到300个,平台上接单提现。记者输入账号密码登录进去,页面十分简单,分个人中心、任务中心和任务管理三块。其中,任务中心页面不断提供二维码,扫完一个码,该平台支付4元酬金。

所谓“辅助注册验证”,源于微信去年初上线的“注册辅助验证”策略,即当检测到用户在进行异常注册时,例如批量注册、外挂注册时,会要求用户通过符合条件的微信用户(不要求是好友)辅助完成此次注册。具体条件为:“账号注册时间超过半年、账号已经开通微信支付、最近一个月没有帮其他人进行过注册辅助验证、最近一个月没有被封号”。

兼职平台黑产链明码标价

微信号之所以被封停,主要包括但不限于“发布、传播分裂国家、贩卖毒品枪支、涉黑涉暴、色情、非法博彩、诈骗等违反法律法规的内容”。记者调查发现,辅助解封分为两种:非好友解封和预加好友解封,一单酬金25元至108元不等。

一条兼职信息显示,只要满足“微信正常使用半年以上、记得绑定银行卡卡号、一年内没有辅助解封三次,半年低于两次”的条件,“不需要好友,一分钟进账108元”。记者添加该微信号报名,对方首先问道“记得绑定的银行卡卡号吧”,随后向记者索要了微信绑定的手机号。

之后,对方要求记者将收到的四位数验证码发送至“106903XXXXXXXXX”,再根据他发来的流程截图操作。考虑到发送验证码存在风险,记者并没有继续操作。另外一名“阿勇”称,他只接“预加好友辅助解封”单,即先加可能被封停的微信号,成为好友后互发5条信息,待该号被封后再通知兼职辅助解封,因需要等待,他给出一单80元的酬金。

14日晚上8点,阿勇称有大量订单,示意记者进入一个“花爷保号35群”,添加群内以序号1到17表示的17个微信账号为好友,互发5条信息后等通知。15日下午2点多,陆续有人发出“安全辅助验证成功”的截图。

记者卧底各大兼职平台注意到,除了微信辅助恶意注册、辅助解封外,租号及卖号也明码标价。微信租号按天算,70元至100元不等,租期两至三天,按小时50元起,宣称“租号无需账号密码直接扫码登入,与本人手机同时在线,安全无风险,不会存在违规行为”。微信号售价分活跃号、垃圾号,注册时长半年至三年不等,价格也从100元至300元不等。

大学生休学走上歪路  成为“码商”为赌博网站服务

为不法赌博网站的资金提供流转平台,从中赚取手续费,不少居心叵测之人就瞄上了这个“商机”。21岁的肖某就是其中之一,他原本是一名大学生,2017年9月,肖某从学校休学,来到缅甸做起了快递生意。

2018年8月,一次偶然的机会,肖某在网上结识了网友“bingo”(在逃),“bingo”专门经营赌博网站。他向肖某介绍了赌博网站的黑色地带,肖某对此异常兴奋,觉得“赚钱”的机会来了。

2018年10月,肖某开始从身边朋友或者认识的人那里获取支付宝、微信以及钉钉的收款码,并提供给“bingo”,从中收取约千分之二的手续费。

得到甜头的肖某一发不可收拾,开始大量发展下线,并建立各种微信群、QQ群求购收款码,成了名副其实的“码商”。

一直到2019年2月,肖某认识了丁某(在逃),丁某也从事相关工作,两人一起在湖南省娄底市一小区内租了一间房,成立了工作室,并招揽了一批人过来帮忙。

至此,肖某的公司开始专门帮赌博网站的非法资金提供流转平台,直到2019年4月被乐清警方抓获。

目前,朱某、卜某、肖某等犯罪嫌疑人因涉嫌开设赌场罪已被乐清警方刑事拘留,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。

提醒 注意自身信息保护,避免被团伙利用

此前,微信启动多项安全策略,对平台各类违规账号进行相应处置,包括临时封禁、永久封禁等处罚。基于此,黑产行业衍生出了新的产业——为下游违法犯罪提供微信账号的恶意注册团伙。腾讯公司发布的《互联网账号恶意注册黑色产业治理报告》指出,恶意注册是大量网络犯罪活动的源头黑产。

去年年初,微信上线了注册辅助验证策略。当检测到用户在进行异常注册,例如批量注册、外挂注册时,会要求用户通过好友辅助来完成此次注册。微信安全中心的账号安全专家发现,随着互联网公司打击恶意注册的技术和策略逐渐完善,账号的注册门槛提高,目前一些黑产团伙研发出所谓“任务平台”,将其包装为兼职、任务分派等多种有偿形式,利诱普通用户参与,并衍生出辅助注册微信号、辅助解封微信号、出租和购买正常用户微信号的产业链。而这些微信号将被投入到下游黑产链条中,实施色情诈骗、刷量、薅羊毛等违法行为,谋取巨额不正当利益。

微信安全中心呼吁,希望从用户、立法等层面形成明确机制,更加有力针对打击恶意注册这种违法行为,有效遏制围绕恶意注册的黑灰产发展势头,并最终彻底地解决这个互联网顽疾及诸多恶意产生源头。

微信安全中心提醒普通用户,不要从事批量恶意注册微信账号相关行业,否则将有可能面临法律制裁的风险;不要购买、使用批量注册的微信账号,微信安全团队将持续打击此类账号;注意自身信息的保护,避免被恶意注册团伙所利用,不要使用非官方的客户端程序,避免被木马病毒等窃取信息。

“由于我国目前的法律体系之中,尚缺乏直接针对恶意注册的法律规定,这使得部分黑产人员得以逃避刑事责任。打击恶意注册账号这一顽疾,不仅需要公安机关、互联网企业积极开展打击行动,还需联动各方健全事前防制的各项制度。在治理方面,应强化公民信息的多维保护,培养信息保护意识,依靠多方联动和多方共治,各界形成合力联手遏制黑产。”微信安全中心发文呼吁。

观点:买卖微信号有法律风险

湖南睿邦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刘明律师说,严格意义上来说,微信号属于个人的私有财产,买卖微信号的行为不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,其本身并不具有违法性。但买卖微信号有可能给买卖双方带来潜在的民事甚至刑事法律风险:就卖方而言,大部分微信号进行了实名认证,而将微信号出卖后,出卖方将无法掌控买方使用微信的行为,如果买方利用该实名认证的微信进行违法甚至犯罪活动,将有可能给卖方带来民事甚至刑事法律风险;就买方而言,因为买方没有能力对购买微信号前所进行的行为进行清查,如购买前微信号所有人进行了违法犯罪行为而未被发现,那么买方有可能陷入百口莫辩的尴尬境地。

因此,刘明律师建议,应通过正规程序向平台申请注册微信,不要贸然尝试通过非正规渠道获得微信号。

来源:公众号【支付圈】


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乐闪呗公众号 关注乐闪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