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东打掉3家涉网赌 非法“第四方支付”平台

近年来,针对网络赌博、网络色情等网络黑灰产业犯罪,公安机关始终坚持重拳出击、露头就打,网络黑灰产业随之出现新的变化,借由悄然兴起的非法“第四方支付”平台,试图在资金结算环节逃避打击,进而迎合群众网络支付消费习惯,实现壮大规模、牟取暴利。对此,广东公安机关深入研判、持续打击,一条集“上游信息供给——非法‘第四方支付’——下游黑灰产业”于一体的完整犯罪产业链逐步浮出水面。

2018年,根据公安部总体部署,广东省公安厅网警总队先后牵头组织深圳、河源、揭阳公安机关开展“净网安网20号”打击非法“第四方支付”平台系列专案收网行动,成功打掉为网络赌博、网络色情、网络传销等犯罪活动提供资金结算的非法“第四方支付”平台犯罪团伙3个,抓获犯罪嫌疑人101名,冻结涉案资金5000余万元,扣押一大批涉案物品。

为网络黑灰产业提供资金结算,3个月吸金34亿元,服务对象常涉“黄赌诈”——非法“第四方支付”危害巨大

公安部前几天通报全国公安机关“净网2019”专项行动典型案例。公安部新闻发言人郭林介绍,目前,维护网络安全面临许多新情况、新问题和新挑战,打击和整治网上违法犯罪活动,切实维护人民群众利益,是一项长期的工作,一刻也不能放松。为进一步深化打击整治网上违法犯罪活动,公安部决定在全国范围内继续组织开展“净网2019”专项行动,对网上违法犯罪活动始终保持严打高压态势,切实维护好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。

当前,传统违法犯罪正加速向以电信、互联网等为媒介的非接触性犯罪转移,借助网络的新型犯罪日益增多,大量非法“第四方支付”平台不断涌现,恶意抢占医疗卫生公共资源、网约暴力刑事犯罪等多发高发,极大危害我网络安全与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。

广东省公安厅网警总队民警吴海柱介绍,所谓“第四方支付”又称聚合支付,是通过聚合多种第三方支付平台、合作银行及其他服务商接口等支付工具的综合支付服务,均属于未取得《支付业务许可证》、非法开展资金支付结算服务的无证机构。

非法‘第四方支付’平台通过大量购买空壳公司或利用员工个人信息注册大量的‘第三方支付’账号,通过技术手段搭建平台,聚合这些账号收取客户资金,为黑灰产业犯罪提供资金结算,从中赚取手续费。

据了解,由于非法“第四方支付”平台的介入,黑灰产业在资金结算方面更加便捷,规模不断扩大,资金流水惊人,在此次深圳网警破获的案件中,相关平台仅3个月就吸金34亿元。

“由于很难有正规业务,非法‘第四方支付’平台为牟取暴利只能为涉‘黄赌诈’黑灰产业提供服务。”吴海柱表示,在同步收网的揭阳市白某团伙案件中,非法“第四方支付”平台通过购买个人信息大量注册某第三方支付平台账户,为色情直播平台提供收支接口,总流水过亿元;河源市黄某团伙则利用非法“第四方支付”平台为行聊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非法传销活动提供资金支持,3个月流水达9000余万元。

非法“第四方支付”成为网络黑灰产业“香饽饽”,极大破坏“第三方支付”秩序——多措并举斩断“动脉血管”

“如今,非法‘第四方支付’已成为网络黑灰产业眼里的‘香饽饽’,由于与上下游各种犯罪团伙分工明确,致使犯罪分工越来越细化,链条环节增多、隐蔽性增强,对电信网络诈骗等新型犯罪的支持也助长了其气焰,极大破坏了‘第三方支付’平台秩序。”吴海柱说。

刘育承表示,非法“第四方支付”成为网络黑灰产业从业者、客户以及正规“第三方支付”之间的缓冲带,既能提供多种支付便捷接口,又能解决网络黑灰产业中网上交易信用依托难题,已然成为网络黑灰产业的“动脉血管”,必须多措并举、坚决打击。

“公检法机关应该积极探索法律适用范围,为更好地打击非法‘第四方支付’平台提供法律依据。”綦政说。近日,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检察院出台了《关于办理非法从事资金支付结算业务、非法买卖外汇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,对“非法从事资金支付结算业务”以及“非法买卖外汇”两项非法经营罪标准作出了最新规定,为公安机关依法打击此类犯罪活动提供了支撑。

此外,《刑法修正案(九)》增设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,针对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,为其犯罪提供互联网接入、服务器托管、网络存储、通讯传输等技术支持,或者提供广告推广、支付结算等帮助的行为独立入罪,亦为公安机关打击办理此类案件提供了有力支撑。

来源:公众号【pos圈支付网】


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乐闪呗公众号 关注乐闪呗